<sub id="tdt7p"><mark id="tdt7p"><dl id="tdt7p"></dl></mark></sub>
      <dfn id="tdt7p"><i id="tdt7p"></i></dfn>
        <ol id="tdt7p"><del id="tdt7p"><address id="tdt7p"></address></del></ol>

        <meter id="tdt7p"></meter>

        <delect id="tdt7p"><dl id="tdt7p"></dl></delect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>橋山擷英>文學天地>正文
            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——三十里的塬喲三十里的溝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2-04 11:03:39 來源: 作者: 點擊:

            到大姑家要60里路,先前跟隨祖父去,他總是騎在驢背上,一路上聽祖父講古經,上坡的時候,下了驢背拽著小灰毛驢的尾巴,哼哼著在林間的小道上穿行,整整一天的行程,充滿了輕松和期盼。

            但這一次,他要獨自一個人去。

            啟程前,母親給了他兩個蒸熟的玉米棒子,出了大門,他從柴堆上抽了根木棍,聽老年人說,走路帶根棍子,過村莊的時候可以對付野狗,到了水草茂盛的地方敲敲打打的便能夠趕走毒蛇。

            出村后他朝前方望了望,目的地就在天邊,他想,日落前肯定能夠到達,在翻過一個深崾峴之后,他到了最近的鄰村,這里的人他都基本都認識,叫上名的或者叫不上名的,在這條黃土大塬上,大家最津津樂道的便是說起別家或者別村的事來,就連村里的每一條狗是公還是母,什么樣的花色,他都一清二楚,在村頭的一個地畔下面有人在土崖上挖了個小窯,里面供著一尊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佛像,空握的拳頭表明,這尊神像曾經有一把武器,只可惜不知道在什么年月丟了,也許被誰家不懂事的小孩子拿去玩,也許被村里來過的小爐匠偷走了,但這都沒什么,這尊神像依然是過路人最為敬畏的保護神,他畢恭畢敬的跪在地上磕頭,起身作揖,寬大的外衣上肘部被母親有雜色的布料縫補,褲子的膝蓋也同樣逃脫不了相同的命運,不過這樣也好,這身衣服,可以一直穿到秋天,父親說,等秋天就給換一身新的勞動布衣裳,好看又耐磨。

            又翻過兩個淺崾峴之后,遠遠的便可以望見高大的槐樹,時候還早,就連日頭還掛在東邊的天上,這個村莊的人遠不比上一個村莊熟悉,但他不用進村,從村邊繞過去就要進入到第一道溝里去,時光將黃土切得支離破碎,又長又深的喚做溝,在溝兩側犬牙交錯的叫做渠,每一道溝都有自己的名字,渠也一樣。下坡比上坡要好走的多,有很多截近的羊腸小道,雖然很陡峭,但對于他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,溝底平整但并不寬闊,一條小溪從正中穿過,大片的玉米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,他來到溪邊,俯下身子掬水喝,甘甜沁人心脾,他抹抹嘴,起身跨過小溪,一只灰色的動物從眼前一躍而過,他突然警覺起來,緊緊的握著棍子,小心的沿著地畔放慢了腳步,腦海中迅速的想,那是什么?

            一聲貓叫聲讓他緊張的神經放松了下來,順著叫聲,他看到一只灰褐色的貓正在玉米地里探出頭。

            我沒吃的給你,他在心里說了聲,已經到了坡前,路變得又窄又陡,他停頓了一下,貓著腰,傾著身子前行,好在這段路并不是很長,穿過一片黃豆地后,他便上了大路,可周圍突然就變得陌生起來,日頭雖然高了,卻更曬,他坐在路邊,掏出一根玉米棒,用手指將玉米粒摳下來,母親曾說,這樣才能把玉米吃的干凈,不糟蹋糧食,他想起祖父來,每次吃飯的時候,祖父總用一只手在下巴下接著,飯桌前坐過的地方連一個渣渣都找不到。

            前面的村莊吊在一個溝畔上,要從村中穿過才能夠下到溝里,但這里的人他一個都不認識,雖然他們有著同樣的雙眸和臉,從進村的時候他便緊緊的握著棍子,防止萬一有條野狗竄出,晌午時分,村里看不到一個人,也聞不到一點飯菜的味道,他頂著日頭快步前行,就在要出村的時候,突然一群人從旁邊的圍墻下過來,走在前面的兩名婦女正將一把雪白的紙錢灑向空中,后面的男人們正在吃力的推著架子車,車上是一副棺材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晌午出靈?為什么沒人拉孝?為什么沒有人哭?為什么沒有吹鼓手?他臉色蒼白的躲到旁邊的粗大核桃樹后面,緊緊握著木棍,兩腿瑟瑟抖動,片刻后,他捏著棍子一口氣朝坡下而去,路邊的狼牙刺掛破了他的褲腿,在小腿上留下幾道血口子,但他完全不知道疼,快到溝底的時候,他重重摔倒在地,黃土撲進了他的眼里、嘴里和鼻子里,直到來到溝底小河邊,他遠遠的看到一群黃牛在悠閑的啃草,脖子上的鈴鐺脆脆的響,他終于松了口氣,有了鈴鐺他便不再害怕,他用清水干凈了腿傷的傷口和臉上的泥土,他想去找放牛的人,哪怕說說話也行,可稍偏西的日頭卻告訴他得趕緊離開。

            眼前的大坡雖然長,但卻很寬,清晰的車轍印告訴他,這是一條大路,祖父說過,到達坡頂,就走完了一半路,在上坡的途中,他似乎感覺到,頭頂一直有什么東西跟著自己,讓他不由的加快步伐想早點甩掉,以至于等到了坡頂的大塬,他已經雙腿發軟,就連邁出去一步,都要使很大的力氣,他癱坐在地畔旁的一棵洋槐樹下大口的喘著氣,目不轉睛的盯著頭頂,除了瓦藍瓦藍的天,什么都沒有,摸摸了口袋,還好,玉米棒還在,他起身靠在樹干上,繼續將玉米粒摳下來丟進嘴里。

           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片五彩斑斕的云彩,他看見,有仙人隱約的在云彩中跳舞,天空中掛滿了紅色的燈籠,數不清的紅幡飄在天空中,四面八方都是彩虹,一個接著一個,黃土路的灰塵像白色煙霧,一群羊從路邊經過,怎么走都走不完,他默默的數,羊越來越多,他數不過來,急的跺腳,疼痛從小腿傳來,他不由的叫了一聲,睜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天空依舊是瓦藍瓦藍,什么都沒有,是自個嚇自個哩,他在心里對自己說了聲,咬著牙站起身,日頭又向西傾斜了不少,還有一個最深的溝和一條最長的塬,他很懊惱自己竟然能夠睡著。

            眼前是一個崾峴,路邊的樹木也越來越多,祖父曾說,這里是老山,人很少生靈很多,走路要走中間,在即將要到達崾峴最低的地方,他遠遠的看到,一條锨把粗細的棍子橫在路中間,這是誰干的,他在心里想,越來越近了,那條墨綠色的棍子在陽光下閃著油亮的光,越來越近了,棍子突然動了一下,朝他仰起了頭吐著血紅的芯子,他連忙轉身就跑,身后似乎有東西正在快速的蠕動來追趕,他跑下路,躲到一顆柏樹的后面,那條蛇還在路中間一動不動,高高隆起的肚子讓他不斷的想,它到底吃了什么?是麻雀,癩蛤蟆還是小兔子?將它撐得不能動彈,片刻后,他回到路上,從地上撿起土疙瘩朝蛇扔去,可它還是一動不動,他扔累了,坐在地上緊緊盯著那條蛇,他聽到頭上有老鷹的叫聲,抬頭一看,只黑鷹正在頭頂轉著圈兒,巨大的黑翅似乎將熱風扇到了他的臉上,不一會,轉著圈兒的老鷹從天上直沖了下來,他沒看清楚那條蛇是如何被老鷹抓走的,那一瞬間是他見過最快的速度,甚至超過了彈弓打出去的泥丸。

            日頭依舊很曬,這道大塬很長,好在路很平且直,但路兩邊卻沒有農田,只有濃密而又低矮的灌木,下溝的坡向著陽面,荒草已經被曬的低下了頭,因少了牲口,荒草叢中的小路不過半尺來寬,他吹著口哨,不時的用棍子敲打,只有這樣,才能夠嚇走草叢中的生靈,一條小河橫在溝底,河邊的野草比他還高,他撥開草叢來到河邊,喝飽了水后,沿著河邊朝溝底走去,小路依舊很窄,高大茂密的野草為他遮擋住了陽光,也不知的走了多久,一團火紅的火焰出現在他的眼前,他停下腳步,他團火焰動了一下,站起身轉過頭看這他,他緊緊的握著棍子,火紅的狐貍似乎對他并沒有多大興趣,轉過身閃進了草叢之中。

            他松了一口氣,加快了步伐,肚子卻不爭氣的叫了起來,他將腰間的布帶使勁勒緊,兩旁的荒草逐漸少了起來,溝也越來越窄,如同一個縫隙,兩邊的黃土崖將他壓的喘不過氣起來,那些不知名的鳥叫聲失去了歡快,慢慢的變的恐懼起來,唯一帶給他膽量的日頭也躲到了土崖后面,他緊張的呼吸,急促的邁著步伐,卻不知道什么東西勾住了腳,低頭一看,一個白花花的羊頭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自己腳下,牛角掛在他的腳腕上,他能聽到自己心跳聲,急的跳了起來,甩開羊頭,一路小跑著。

            遠遠的已經能夠看到溝底的土崖了,只要跨過腳下的小河便可以到上坡的路前,他一腳下去,稀泥就沒過了自己的腳腕,他清楚的記得,以前這里并沒有泥坑,難道是走錯了路,他用力的拔出陷入泥潭的腳,可稀泥已經緊緊的包裹住了他的小腿,怎么用力都無法拔出來,他不知道如何是好,耳畔又想起該死的鳥叫聲,它們似乎要歸巢了,他用棍子不斷的摳掉小腿邊的稀泥,但卻沒起到半點作用,他從未遇見這樣的事情,陷入泥潭的腿漲的厲害,他害怕極了,另一條跪在地上的膝蓋也酸疼起來,他丟下棍子,用手去挖泥,清冷的溪水灌了進來,小腿似乎不漲了,他憋足了勁,咬著牙關,終于抽出了腿,可腳下的鞋卻永遠的陷入到稀泥中,那可是才穿了不到一個月的新布鞋。

            他借助一根倒在泥潭中的朽木,他來到坡前,這條小路兩旁長滿了灌木,厚厚的落葉,很久沒人走過了,他赤腳踩了上去,還好,腳底厚厚的死肉起到很大的用處,他用棍子撥清落葉,一步一步的朝坡上爬去,等從灌木叢中再鉆了出來,眼前這條路他很熟悉,一直可以通到大姑家的窯背上,日頭已經如果一個火炭球一樣掛在西邊,在要不了多久,便要沉到山那邊去了,大路上的黃土經過日頭一天的炙烤,踩上去熱熱的,讓他忘記了一身的疲憊,索性將另一只鞋也脫下,朝著大路疾步而去。

            他記得,祖父說,到大姑家,要60里路,四條大塬,三道溝。

            那一年,他11歲。

            友情鏈接: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(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)
            地址: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   郵編:727307 技術支持:黃陵礦業信息中心
            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           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  陜ICP備案05006082號-1

            欧美电影激情的少妇,毛片视频免费人成观看,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毛片放,日本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